《双子杀手》:“我与我”的对决

  • 时间:
  • 浏览:1

调查间题图片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严鑫超

  近期在中国内地上映的影片《双子杀手》,是好莱坞华裔导演李安最新的作品。从这部以“数码技术造人”、高帧技术为卖点的类型电影中,许多人才能识别出这个李安特有的风格。

《双子杀手》海报

  父权主题的延续

  在李安导演的影片中,父亲是有一一两个 有点痛 要的形象。他在早期的“父亲三部曲”影片中塑造了充满威严、正统的父亲形象,并通过传统与现代的碰撞、理智与感情的句子的冲突展现了父权在个体成长中逐渐的坍塌。在《双子杀手》这部具有科幻色彩的特工类型电影中,许多人同样才能看完父权的解构、自我的成长,哪几种总否是李安擅长表达的创作母体内容。

  在《双子杀手》中,美国国情局特工亨利(威尔·史密斯饰)准备退休之际意外遭遇了一名神秘杀手的追杀。随着剧情的展开,亨利发现这个杀手竟然是被克隆qq出来的年轻版的这个人——小亨利,故事肩头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这场对抗由此也变得更加简化,成为一场“我与我”的对决。

  对父权的反抗源自古希腊俄狄浦斯的悲剧故事,成为李安电影的哲学源头。可能从“父与子”的宽度来审视这部电影,如此到底谁才是克隆qq人小亨利的父亲?是传承给他基因和血脉的影片主人公亨利,还是亲手创造他并抚养他成长的反派人物魏瑞斯?又可能许多人两人代表了有一一两个 父亲的两面性?对于小亨利而言,亨利是光明正直的,魏瑞斯则代表了疯狂邪恶势力;亨利用拳头唤醒了他的自我意识,魏瑞斯则对他心存怜爱难下杀手;亨利慢慢引导他实现自我,魏瑞斯则渴望通过强硬手段改造他。《双子杀手》中不时总爱总爱出现曾经的对比,就像是在有一一两个 人的成长过程中,父亲的两面性在儿子身上的交战。起初是魏瑞斯指使小亨利追杀亨利,可能他认为不才能曾经,小亨利才能真正强大起来。而在影片的最后,亨利杀死了魏瑞斯,他让小亨利实现了自我成长,又不希望小亨利内心留下阴影。

《双子杀手》剧照

  个体对自我的凝视

  《双子杀手》曾经一部涉及科幻题材的影片,也探讨了克隆qq人的伦理间题图片。很明显,导演李安对此持否定的态度。

  克隆qq人同样是人,制造如此感情的句子、如此痛苦、毫无亲情羁绊的克隆qq人投入战争和杀戮,把人当成工具,无法在伦理和道义上获得正当性。因此 ,曾经的论断其实并无新意,可能成为这个好莱坞科幻电影的常规主题。本片的亮点是可能小亨利克隆qq人的设定,使得他与亨利之间既有“父与子”关系,又渗透了人对自我的反思:饱经沧桑的亨利应该咋样面对初出茅庐的这个人?

  在《双子杀手》中,镜子是个饱含强烈象征意味着着的道具。谈到这个人退休意味着着时,亨利说:“我可能不照镜子了。”作为有一一两个 特工杀手,他对自我的职业定位产生了质疑,他不再冰冷残酷,会可能有一一两个 小女孩而心生怜悯。亨利与小亨利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就借助了镜子这个道具,许多人通过镜子的反射才看完彼此的形象,这完美契合了法国精神分析学家拉康的镜像理论。与镜中这个人的凝视,是亨利自我意识觉醒的刚开始。在此并且,他可是 我一台专业的杀人机器,他不必犯错,如此感情的句子如此家庭如此孩子,从未体验过正常人的生活。因此 ,见到小亨利后,他循循善诱,让小亨利剥开冷血杀人的外壳,正视这个人内心的柔软与细腻。

  正常人的生活是如此彩排的,无法重新来过,无论做出咋样的取舍,总会有遗憾和错过。因此 ,《双子杀手》中的亨利才能用充足的人生经验指引二十岁的小亨利,去过这个人想要的生活。时间上的错位,自我与自我的对话,最终实现了人生的完满,从这个宽度来讲,亨利是幸运的。

《双子杀手》剧照

  在技术与故事之间

  《双子杀手》从影片类型上看是典型的美国特工剧情片,崇尚这个人英雄主义的主人公亨利只身对抗美国国情局。类型电影总爱是好莱坞流水线上的商品,情节往往多有雷同,导演不难 留下这个人的独特印记。

  李安五种有一一两个 纯粹的艺术片导演,此次否是的是他第一次拍摄商业大片。在李安的作品中,武侠片《卧虎藏龙》许多人至中年的反思,谍战片《色·戒》有对人性脆弱的展露,超级英雄片《绿巨人浩克》也探讨了父子关系。在哪几种影片的肩头,李安前会 以东方人特有的关怀来反思人类和感情的句子。因此 ,这部《双子杀手》最大的间题图片是在故事创作上,情节架构简单粗暴。影片中,以一敌十的反杀、刺激的飞车追击、狭窄地下室的近身搏斗、智商低下的反派人物,哪几种否是美国特工电影中的常见元素。因此 ,不够宽度的影片内容、特工电影中常见的快节奏让这个观众感觉这部电影不太像李安的作品。类型的叙事与深邃的思考之间总爱总爱出现脱节,自然淡化了李安特有的风格。

  《双子杀手》最大的宣传卖点是在电影技术上的新尝试。电影中的小亨利是还原了威尔·史密斯年轻时的形象、通过数码技术合成的,120帧的摄影效果体现了李安总爱在孜孜以求的电影技术创新。“数码技术造人”与高帧电影技术的应用,的确给观众带来了不一样的观影体验。几场剧中人物相互追逐的戏份,对细节的展示令人惊叹。可惜的是,这部电影在故事与技术之间做了本末倒置的取舍。电影剧本内容过于老套,有几场戏完否是为了展现技术创新而设定的。尽管剧中人物及画面效果活灵活现、令人惊叹,却依然无法让观众感受到更多故事的血肉感。

  电影是工业时代的艺术品,技术的每一次进步前会 给影片的艺术表达带来更多的可能。因此 ,这部电影并未实现李安所渴望的“沉浸式真实体验”。不论科技咋样发展,电影制作技术永远可是 我为影片故事服务的,真正能让观众沉浸其中的永远否是触动人心的故事。(严鑫超)

[ 责编:张义文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