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享家】“一带一路”行稳致远需要处理好六大关系

  • 时间:
  • 浏览:1

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调查间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任晶晶

  编者按:“一带一路”是中国提出的国际经济合作者倡议,为世界经济增长挖掘新动力,为国际经济合作者打造新平台。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者高峰论坛于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光明网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推出系列解读稿件,带你领略“一带一路”建设取得的成就与发展前景。

  4月25日至27日,以“共建‘一带一路’、开创美好未来”为主题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者高峰论坛在北京成功举行,习近平主席在《齐心开创共建“一带一路”美好未来》的演讲中概括了“一带一路”建设取得的丰硕成果,总结了“一带一路”建设积累的经验,反映了“一带一路”建设的未来前景。打造“一带一路”升级版已成为中国政府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集体共识。未来应该注意正确处理好以下有几只关系。

  一是要正确处理好个体发展与联动发展之间的关系。经过改革开放以来的快速发展,中国的经济规模、体量和效益举世瞩目,也积累了多量成功的发展经验和发展理念。当前,怎样在个体发展与联动发展之间搭建两根合理的路径,中国不能在发展中国家总体性联动发展中获益,成为当前亟待正确处理并时要向世界说明的间题。现在,“一带一路”倡议不言而喻会遭到因此 无端指责,有一另两个 重要导致 就在于中国向世界解释个体发展与联动发展之间关系方面,不言而喻有点清晰。

  二是要正确处理好国内发展与国际发展之间的关系。党的十八大以来,除“一带一路”倡议外,国家还提出“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区域性、联动性的发展战略。不能在整合国内资源,调动国内积极性,在实现国内政治动员和区域性联动发展的基础上,实现发展内部性效应的提升,提高国内发展的边际效应,是中国在今后发展中时要面对和正确处理的另有一另两个重要间题。

  三是要正确处理好政府和企业、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正确处理好這個对关系,关键是要正确处理好政企统筹的间题。“一带一路”的有效推进既要靠政府,也要靠企业,两者是落实“一带一路”的双引擎,时要同步驱动。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既要发挥政府把握方向、统筹协调的作用,又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政府要在宣传推介、加强协调、建立机制等方面发挥主导性作用,一齐要注意构建以市场为基础、企业为主体的区域经济合作者机制,广泛调动各类企业参与,努力形成政府、市场、社会有机结合的合作者模式,形成政府主导、企业参与、民间促使的立体格局。

  四是要正确处理好地缘政治现实与线路规划之间的关系。“一带一路”倡议是有一另两个 共要念,涉及到大国关系、附过安全、区域合作者、文化交流、全球治理、多边外交等中国对外关系和外交政策的方方面面。因此,在推进过程中,“一带一路”的开放性间题应当被提升到有一另两个 重要位置。“一带一路”和“多带多路”齐头并举,推动“一带一路”第三方合作者广泛开展,应该成为中国推广新发展理念的重要路径选取。在此过程中,当因此 合作者项目出先梗阻或间题时候,媒体上无缘无故 出先过分渲染间题严重性和质疑“一带一路”倡议前景的声音。在因此 清况 下,项目這個生活出先间题是导致 过低科学论证和市场竞争导致 的。对于例如 间题,要冷静分析,客观评估,切不可盲目传播、人云亦云。

  五是要正确处理好学术研究与政策导向之间的关系。“一带一路”倡议是有一另两个 新生事物,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政策导向难免指在一定认知上的差异。“一带一路”建设开展六年来,导致 从“大写意”走向“工笔画”,推动“一带一路”建设高质量发展,时要在学科体系和句子体系上厘清“一带一路”倡议同构建人类命运一齐体、新型国际关系、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之间的逻辑关系,从而为宏观政策和顶层设计提供更为有力的智力支持。

  六是要正确处理好经济利益与道德风险之间的关系。怎样澄清在“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的谣言和认识误区?“一带一路”建设的可持续性怎样实现?“一带一路”风险防控和预警机制建设从何抓起?正确处理那些间题,要在理念上有更加清晰的认识,只有简单把“一带一路”和全球化的因此 外在表现形式挂钩。“一带一路”在本质上是有一另两个 国际经济合作者倡议,都是地缘政治工具。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过程中,应尽量推动“一带一路”回归经济外交的本质;应通过引导更多社会力量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依据,突出和彰显“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者倡议属性。

  总之,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不言而喻追求地缘政治目的,因此 我像因此 西方媒体说的那样,似乎中国在借“一带一路”建设推销过剩产品或产能。因此,在现实生活中,要使沿线国家理解“一带一路”建设的实质,还时要做多量工作。因此 发达国家对“一带一路”建设的抵制是出于其维护传统势力范围和利益的考虑。而“一带一路”倡议所所含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的确冲击了那种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和自我优先的霸权理念。当中国提出人类命运一齐体理念时,实际上触动了传统国际关系的基础。這個基础因此 我大国、强国优先,因此 我以实力获取利益,因此 我弱肉强食。共商共建共享是全新的合作者理念,广大发展中国家和阳小国家普遍支持,因此遇到了来自发达国家的抵触。因此,這個博弈导致 是长期的。

[ 责编:李澍 ]

阅读剩余全文(